分子诊断与研究

分子诊断是当前的一种临床实际。从Kan及其同事首次应用DNA杂交实现α-地中海贫血的产前诊断,到Saiki发明PCR技术特别是实时荧光定量PCR的应用,再到高通量自动化的生物芯片技术以及变性高效液相层析、SNP分析等技术的应用;从利用分子杂交、PCR等单一技术和定性诊断发展到多项技术的联合应用和半定量、定量和多基因病分子诊断,再到基因表达产物的生物大分子的诊断;从研究性诊断,发展到针对高危人群进行疾病基因或疾病相关基因的筛查和预防性分析评价。分子诊断正处于学科发展的黄金时代。

而且,随着分子生物学理论和技术的继续发展,分子诊断还将出现更加辉煌的明天。与此同时,分子研究(molecular therapy)的发展则得益于DNA体外重组技术和淋巴细胞杂交瘤两大技术的问世。基因研究作为一项全新的疾病研究手段,近20年来发展迅速,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施和人类全部染色体的解密,不仅使人类更加清楚地了解自身,而且为基因诊断和基因研究的研究奠定了基础。基因扩增技术,基因修饰技术,基因克隆技术,基因芯片技术,基因研究技术,以及新型表达载体等新技术新方法的不断涌现促进了分子研究学科的发展。分子研究在广义上包括基因研究和生物研究以及针对某些信号转导分子的分子靶向研究。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在研究包括某些遗传性免疫缺陷尤其是肿瘤性疾病方面显示了独特的效果。

随着对肿瘤发生发展分子机制的深入研究,包括基因研究在内的生物研究已经成为肿瘤综合研究中的第四种模式。生物研究是以现代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和分子免疫学等前沿科学为基础,强调肿瘤发生发展和转归的分子基础和研究的针对性、特异性(靶向性)和有效性,针对CD分子、膜受体信号传导、基因转导、血管形成等靶位,设计相应药物(单抗或小分子等)、病毒或细胞,用于肿瘤的防治。针对CD分子、膜受体信号传导、基因转导、血管形成等靶位,目前应用比较广泛的是细胞因子研究、酪氨酸激酶受体的分子靶向研究、单克隆抗体标记放射性核素研究。肿瘤生物化疗(biochemotherapy)是生物研究和化学研究联合应用于肿瘤研究的全新综合研究模式,是根据肿瘤的病理类型、临床分期、发生部位和发展趋势,结合病人的全身情况和分子生物学行为,有计划地联合应用化疗药物和生物制剂进行研究。

基因研究在肿瘤研究中有着广泛的前景。将外源目的基因导入人体靶细胞或组织以取代有缺陷的基因,通过其正常表达,以达到防治肿瘤的目的。肿瘤基因研究基本策略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基因替代、基因修饰、基因添加、基因补充、基因封闭等。根据功能基因导入方式不同分为体内基因研究和体外基因研究。常用病毒作为运送基因的载体,目前已有基 因 转 导P53(如AV-P53)、基 因 转 导 的DC(如AAV-BA46-DC)、基因转导的TIL(IL-2、TNF-α)等用于各期临床研究。

RNA干扰技术也是基因研究的重大突破。通过向体内注入微小RNA片段,会干扰生物体本身的RNA“信使”功能,导致相应蛋白质无法合成,从而“关闭”特定基因,采用RNA干扰技术直接从源头上使致病基因“沉默”,因此能更有效地研究某些疾病。

正是当代一系列科学技术的成就,使得分子诊断与分子研究学科不断发展与进步,而分子诊断与分子研究则是当代医学发展的必然。